财经领域-专业的财经行业网站平台
adtop
财经领域
财经领域 > 消费 > 灰色的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你买的是NFT还是JPG?

灰色的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你买的是NFT还是JPG?

来源:网络  时间:2022-05-31 17:52  编辑:白鸽
灰色的数字藏品二级市场你买的是NFT还是JPG?

数字收藏市场在夏天越来越热。有人把如今的国内数字艺术市场视为“跑马圈地”,各种平台暗流涌动,花样层出不穷。

公开数据显示,截至目前,国内数字艺术品交易平台已经超过70家,包括蚂蚁集团、腾讯、JD.COM等互联网大公司,还有一些不是所有人都听说过的平台,如独特艺术、数字中国等,整体生态松散。

然而,尽管有投资属性和流行跟风,数字艺术品确实改变了传统的艺术体验,开辟了一个完全陌生和新奇的空间。

今年1月,齐白石原虾图第一个社会数字收藏以30万元的价格成交;去年10月,王家卫将1999年电影《花样年华》的未公开片段制作成1分31秒的NFT,在苏富比香港秋季拍卖会上由一位匿名卖家以428.4万港元的价格拍出。

5月18日,由iBox平台和北京万虎创世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版的徐炳天书首幅NFT空间艺术作品,最终以200万元成交,被一位神秘藏家购得。作品由三幅图像组成,展现了世界航天艺术史上的一个重要时刻。

艺术市场正在复苏,generate正在经历新的活力。根据巴塞尔艺术博览会2022和瑞银集团(UBS Group AG)全球艺术市场的报告,2021年全球艺术市场总成交额为651亿美元,比2020年增长29%。

然而,没有一个组织能够准确估计数字艺术作品的能量..

然而,除了估值之外,投资者关心的另一个焦点是,数字艺术领域悬而未决的监管何时到来?

国内数字收藏平台已经超过200家。

NFT从2021年开始。

2021年10月23日,NFT所有在售的蚂蚁连锁粉条和魔核更名为“数字典藏”,明确了数字典藏独特的市场定位和发行意义。JD.COM、网易等互联网平台厂商相继推出了自己的数字收藏平台和产品。同年12月,新华社发布首个新闻数字集锦。

数字收藏是指使用区块链技术,对应特定作品、艺术品生成的唯一数字证书。在保护其数字版权的基础上,可以实现真实的数字发行、购买、收藏和使用。

在技术方面,每个数字收藏都存储在区块链上,创建一个不可变的记录,其中包含有关令牌的创建和销售、数字收藏与特定数字资产的关联以及拥有或使用数字资产的允许范围的信息。

基于数字藏品的特性,可应用于艺术、游戏、时尚、供应链、房地产、媒体、娱乐、体育、公益等场景。

根据市场跟踪机构DappRadar的调查,2021年全球数字馆藏总销售额为249亿美元,比2020年增长了约260倍。

今年以来,国内数字收藏市场也保持快速增长。财通证券研究所5月数据显示,今年1月以来,数字典藏月度活跃平台数保持增长。3月份,参与数字典藏发行的平台数量首次突破100家,月度活跃平台数量增速在3月份达到今年以来的峰值,为75.5%。

“由于数字典藏行业相关监管的加强,4月份活跃平台数量增速放缓,但参与数字典藏发行的平台数量仍保持增长趋势,且由于3月份基数较高,4月份共有200多家不同平台参与数字典藏发行。”通证券研究所表示。

其中阿里拍卖、猎鲸、加密空间、Respace、千寻隐藏在1-4月,发行数量往往在前五。阿里拍卖四个月排名第一。

金融证券研究所数据显示,平台数量和发行热情的双重提升,推动了国内数字典藏发行总量的增长。

2022年1月,市场月发行总额超过4500万元,2月超过6000万元,3月超过2亿元,4月约3亿元。

具体来看,1月份发行总额的七天滚动均值一般维持在100万元左右;到4月底,该指标已普遍超过1000万元。4月30日,市场发行总额的七天滚动平均值为1330万元。

目前国内已有12家互联网公司布局数字收藏平台。除了阿里拍卖,还包括腾讯、网易、蚂蚁集团、JD.COM、百度、小红书和哔哩哔哩。

2021年6月,蚂蚁集团推出数字采集平台“鲸探”;2021年8月,腾讯“魔芯”问世;2021年12月,JD.COM推出“灵犀”数字藏品交易平台;百度随后在2022年3月底推出了“超级链”数字藏品交易平台。

国内互联网数字收藏交易平台以收取平台服务费和交易撮合费的电商平台为主,主要采取定价和限量销售模式。

比赛还是领先?

即使有许多大型互联网机构的参与,国内数字收藏市场仍然是分散的。

“国内数字收藏平台已经突破了‘0-1’阶段。”财通证券在5月份的研报中表示,现阶段平台背后的发起人不再局限于大的互联网公司,如阿里、腾讯、网易、JD.COM、小红书等武夷山、Xi安城墙、迅雷、芒果tv、视觉中国等也纷纷推出数字收藏平台,国内市场正迅速步入“1-n”阶段,其中平台之间的主要差异。

但是相比国外,虽然国内很多公司都在推自己的数字采集平台,但是单个平台的交易量很小,目前还没有头部平台。

此外,受法律法规和交易媒介的限制,数字馆藏的销售仍以一级市场为主,缺乏转让和流通的二级市场。

“就国内数字收藏市场而言,还是各家的‘跑马圈地’运动。”据咖啡智库介绍,尤其是在技术层面,国内的加密催收平台都是由联盟链提供底层技术支持:比如蚂蚁链为支付宝、阿里平台的数字催收提供技术支持;腾讯智芯链为魔芯提供技术支持;JD.COM智臻链为灵犀提供技术支持,JD.COM智臻链、蚂蚁旗下的蚂蚁链、腾讯智芯链都是区块链网的牌照。

链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咨询总监汤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项目聚焦的赛道情况、有限的发行模式、作为技术底层的联盟链三个方面来看,数字收藏在国内短时间内很难形成具有金融属性的“跑马圈地”现象。

“但市场确实无法避免有技术优势的大厂商率先构建数字馆藏生态,从而占领高地,而且这样的‘率先’还会持续一段时间。”汤泉说。

汤泉认为,数字馆藏项目的优秀建设者获得的更多是品牌附加值和社会影响力,而不是纯粹的资本价值。数字收藏行业的蓬勃发展离不开开元宇宙,其发展的动力主要是为了抓住更多未来发展的机会。“毕竟元宇宙是新技术时代的核心,提前布局会获得更多的先发优势、资源和机会。”

他强调,目前国内数字收藏市场仍处于初级阶段,由大的互联网公司主导进行前沿探索,主要集中在PGC生态,每个数字收藏项目更多的是依赖背后的中心化运营商。

PGC通常用于泛指内容的个性化、视角的多样化、交流的民主化和社会关系的虚拟化。也称为PPC(专业制作的内容)。

PGC指的是专业制作内容。传统广电运营商制作电视节目的方式与电视节目几乎相同,但内容传播层面必须根据互联网的特点进行调整。优酷是最早关注PGC的视频网站之一。

数字馆藏二级市场能否放开?

"数字馆藏的商业模式正处于探索阶段,主要集中在一级交易市场."汤泉补充道,数字收藏整体发展趋势处于加速上升阶段,在艺术数字化和文化创作领域潜力巨大。

汤泉指出,目前我国还没有完整明确的针对数字收藏平台二级市场的相关监管或禁止政策出台,但从前段时间禁止代币炒作和大量封号不难看出态度。

“并不是所有平台都对二级市场开放。即使是,也不能公开称为支持流通转售的平台。对交易也有严格的限制,甚至只允许送礼不允许销售。”汤泉说。

他补充道,由于国家对数字馆藏的金融属性监管严格,发行模式受限,未来发展趋势将在很大程度上与政策开放程度挂钩。

“中国没有真正完全合规的数字收藏二级市场。现阶段,主流数字馆藏平台不能也不会出于监管需要开通数字馆藏的转让交易功能。”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兆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市场上存在的二级市场,大多是用户自发形成的交易场所,或者是一些中小平台非法组织的交易场所。

蒋兆声指出,现阶段市场上确实出现了一些具有国资背景或部分合规资质的第三方数字收藏平台,但开展数字收藏二级市场活动仍相对困难。

根据相关规定,如果要在官方交易场所交易数字藏品,必须获得省级人民政府的批准,或者国务院或者国务院金融管理部门的批准。

蒋兆声认为,随着数字收藏产业的不断发展,仍需在审慎监管下逐步放开二级市场交易,根据实际情况建立区域性或全国性的数字收藏交易平台,同时加大对非法数字收藏二级市场的打击力度。

“目前国内一些头部运营规范的平台并没有放开二级市场交易。二级市场一旦开放,可能会造成很大的风险。”一位区块链内部人士向记者强调,一旦数字馆藏被赋予金融属性,它们将落入监管范畴。

在他看来,目前中国的数字馆藏生态还处于探索阶段,需要积极稳妥地发展。“2017年和2018年代币的教训已经很清楚了。当时市场参与者没有守住监管底线。现在,为什么还要再次试探底线?”

2017年9月4日,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的《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指出,代币发行融资是指融资主体通过代币的非法出售和流通,向投资者募集的所谓“虚拟货币”。本质上是未经授权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要求立即停止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

“一旦跨界导致风险集中爆发,可能对行业健康发展造成较大负面影响。”上述区块链业内人士强调,贸然放开二级市场交易,肯定会引发投机。“对于真正想长期致力于区块链应用创新的从业者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举动。”

投机的风险已经显现。

新兴市场的快速发展必然带来监管的需求,更何况投机的风险已经在iBox等平台上显现。

一位在iBox平台炒作数字收藏的人士向记者爆料称,平台通过各种活动抬高NFT价格,吸引用户进入二级市场。

" iBox平台的数字收藏热,涨幅很大."该人士表示,该平台将通过优惠购买、合成新藏品、空投等活动刺激用户购买数字藏品并高价转卖。“此外,只有‘优先购买白名单’中的用户才有资格购买新系列。如果你想成为‘优先白名单’的一员,你必须有一个指定的收藏。”

“给个合成,大家会疯狂买的。”上述解释主要是因为这些集合合成的新集合很有可能享受下一次优惠购买。通过优先购买特权提前购买的玩家可以高价转卖这个收藏。

“但这种操作,一旦找不到接收者,就可能血本无归。”该人士补充道。

据本报记者了解,iBox平台的问题主要有提现失败、付款后不发货、交易后不付款、虚假宣传等。,并且发现平台涉嫌作品侵权。

另一人也向记者爆料,称ibox平台通过现金奖励赢得客户。“一个人注册可以拿个16块钱,然后吸引用户下载APP,买几个藏品。”他还表示,目前很多会员因为各种原因被平台封禁。

截至发稿,iBox尚未回复记者的邮件询问。

监管开始发出信号。

今年上半年以来,数字馆藏相关政策法规信号不断释放。

1月28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互联网信息服务深度融合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第二条规定:“本规定所称深度合成技术,是指利用以深度学习、虚拟现实为代表的生成合成算法,制作文本、图像、音频、视频、虚拟场景等信息的技术。”

4月13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联合发布倡议,防范NFT相关金融风险。在倡议声明中,三会提出了多项行为准则,包括:要求会员单位不得为NFT交易提供集中交易、连续挂牌交易、标准化合约交易等服务。

“目前,国内数字馆藏领域的监管体系尚未建立。虽然多个行业协会联合发布了关于发展数字馆藏产业的倡议和声明,但这些都不具有法律效力,无法对数字馆藏产业进行有效的引导和管理。”蒋兆升表示。

他建议,一方面,相关主管部门应加快完善监管体系,明确监管思路,制定数字馆藏发展标准,明确各参与方的权责,团结各方力量,共同推动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另一方面,数字馆藏相关运营者应加强合规自律,强化风险防控意识,通过积极申请合规经营资质、加快技术创新、完善外部监管机制等方式主动规避风险,合法开展各项业务。

“数字收藏市场长期发展的前提是合规,核心是创新。”据江生介绍,数字馆藏市场在发展时,合规应该是第一前提,其次才是创新:要注重技术创新,提高平台的技术服务能力;同时,要加强IP资源的创新,丰富数字馆藏的IP生态。

汤泉说,如何保证数字馆藏相关原始资产的确定;如何构建一个允许二次交易而不存在恶意炒作的市场和监管机制;如何实现跨平台的馆藏流通和交易是数字馆藏市场长期发展的关键问题。

蒋兆声提醒,目前数字收藏市场仍存在炒作的可能,仍需高度警惕。

“主动立法是用好新技术、鼓励创新业态发展的必要路径。有关部门应进一步明确数字馆藏的属性,并逐步将其纳入监管体系,以避免可能出现的金融或法律风险。”他说。

头条